当前位置:高青网 > 马来西亚传统中药店传四代 后辈坚守祖训保持传统

马来西亚传统中药店传四代 后辈坚守祖训保持传统

  12月30日电 据马来西亚《星洲日报》报道,在马来西亚的小镇街场或老城区,少不了与民生息息相关的传统中药店。从上个世纪到这个世纪,不少中药行慢慢从人们的视线消失,但由刘氏一家人坚守近80年的葆和堂,至今仍屹立在柔佛州居銮毛申律大街上,守护家传中医药业门楣。

  12月30日电 据马来西亚《星洲日报》报道,在马来西亚的小镇街场或老城区,少不了与民生息息相关的传统中药店。从上个世纪到这个世纪,不少中药行慢慢从人们的视线消失,但由刘氏一家人坚守近80年的葆和堂,至今仍屹立在柔佛州居銮毛申律大街上,守护家传中医药业门楣。

  “我的父亲特别交代,我们家必须坚持传统的中医、中药,不可转型去卖奶粉、尿片之类的杂货,将葆和堂变成像是迷你市场一般。”葆和堂店主刘凯说。

  中药业非夕阳行业

  葆和堂目前由第四代子孙刘凯当家。他提到,虽然许多中药行抵不住时代的洪流,逐渐式微,但他并不认为中医药业是夕阳行业。身为中药师的他指出,现代人的健康意识普遍提高,会尽量减少服用或对人体产生副作用的西药,转而选用滋补养生、调理体质的中药。

  “现在的网络发达,只需在网上搜寻资料,就可增加对药材的认识。中医药的学问很多,越是深入钻研,就越是赞叹古人的智慧。经过多年厚积薄发,现在也有不少友族愿意尝试中药,令中医药业另有市场。”

  刘凯提到,中医师和中药师就如西医体系中的医生和药剂师,但中药讲求的是对症下药,就连咳嗽、伤风等小病,都要识别类型施药,如热咳、寒咳、过敏、风寒、暑湿等,在用药时都大有不同,调养身体的药方更是多不胜数,需具备专业的知识及判断。

  他14岁的女儿刘筱彤自小就对中医药业感兴趣,常到葆和堂里下打手,只要是放假期间,都会在店里协助运作及学习,有望将葆和堂继承下去,成为第五代的接班人。

  药材讲求货真价实

  “葆和堂并不是自诩老字号,而是一代一代的传承,依循祖训‘童叟无欺’,所以我们除了积累经验,也对店内售卖的药材非常讲究,全都货真价实,也因此令消费者充满信心。”

  刘凯也提到,中药行的日常工作繁琐,做过中药业,就不惧其他行业的艰辛。“我们的日常就是要处理药材,药材送到后,需经过处理才能贩售,而药材的种类那么多,每一种的处理方式都不一样,有的要日晒,有的需阴凉,非常琐碎。若处理不当,药材有可能生蛀虫。”

  以往药材的价格上上下下,很不稳定,现在因货源吃紧,价格只上不下,也令中医药业面对难题。“中药材的货源难找,本地因气候、土壤的关系,出产的药材品质不如中国进口的,但早期中国药材还有大量出口,如今越来越多人选服中药,中国内销市场庞大,出口到国外的数量就减少了。”

  此外,为病患煎药也是葆和堂的服务之一,要很有耐心地看顾煎药的火候。“以往也曾尝试过以方便的电子药煲来煎药,但效果不理想,所以我们还是采用瓦斯炉煎药,要在一旁守着。”

  中药店战火中幸存

  刘家祖籍中国广东梅州大埔,第一代来到南洋的刘镇江一手创立葆和堂,接手的第二代继承人刘萍及第三代刘聿明也同为中医师,以家传医术造福居銮民众。现年七十余岁的刘聿明至今还在葆和堂内看诊,他根据先父刘萍所述,讲述了葆和堂如何在战火中侥幸留存。

  在1940年,家中长辈购入葆和堂,装修好内部家具和采购货物,开始经营中药店,当时店内排满了各类中药材和酒类。“1942年,居銮继峇株巴辖和亚依淡之后沦陷,大批日军入城。那一年,我只有4岁,父亲决定暂时放弃在毛申律大街刚买下不久的三层楼店屋,举家搬迁到市郊花旗山(豆沙村)的森林边沿安顿。”

  刘聿明忆述,进驻居銮的日军霸占当时的葆和堂充做宪兵司令部,隔邻的25号店屋则被充作日军慰安所。为了方便军官前往慰安所,日军更在2间店屋二楼之间的墙壁敲开一个大洞。3年8个月后日军投降,他们一家重返葆和堂,只见店内货物已被洗劫一空,欲哭无泪,只好再次到新加坡办货。

  “所幸当时主要的橱柜和设备没有遭受严重破坏,包括楼下两边墙上的货物木架和店内现今仍在使用着的木质长柜台,否则先父真的不知该如何重置家业。”据了解,店内古色古香的百子柜已有近百年历史,是开业之时自新加坡带回的柚木家具,全以榫头连接,不含铁钉。(张柔生) 【编辑:王嘉怡】
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